且醉安歌

Arrivederc

本来都是靠爱发电圈地自萌,有人喜欢就高兴下,热度能代表什么?多数人的习惯都是看了好看点个心点个手,特别喜欢的才会留言,这就是黑点?简笔画,你家简笔画画这样我服你。
恕我直言,不论你因为什么去泼脏水,随意抹黑别人的,都是辣鸡。
咸鱼如我从来不在乎这个,我还经常劝我媳妇不要那么拼,对她来说摸鱼是乐趣,而且最近也有一点爬圈的趋势,因为画黑人的话,可别是嫉妒吧。

千本御:

我真的说实话,我喜欢家教那么久。从一开始接触lof在画家教的东西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有那么大的恶意对待我

我打字的时候手都在抖

你说我画的都是这样的程度,最后一张也是我画的

我是什么样的程度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画家教相关

我觉得很恶心

我喜欢那么久的动漫,几乎一个月都发好多图

你就这样说我

我真的不知道,我让你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我再也不会回来了,你开心么?

说我的粉丝是买的,说我的热度是刷的

随便你吧,真的,我觉得恶心,喜欢了那么久的动漫。

就这样吧


http://tieba.baidu.com/p/5184699062?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qqfriend&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8.8.0.0

附上链接。

第三十八年夏至




伴随着咚的一声轻响,新的一天拉开了序幕。
纲吉习以为常般的揉了揉被踹到的后腰扶着床想要爬起来,却没想到腰间一阵刺痛又坐了回去,他坐在地上苦着脸,一边感叹着岁月不饶人一边抬起头,正对上Reborn审视的视线。
花白的短发因为刚睡醒有些凌乱的支棱着,审视的目光里依稀间还带着几分当年的锐利,纲吉却知道对方根本还没有回过神来。Reborn有些疑惑的看着跪坐在床边带着几分莫名熟悉感的人,反复的在记忆里搜索着却一无所获,然而在确定了并不认识对方后,他却意外的还是生不起丝毫戒备来。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
“你是谁,蠢纲呢?”
又来了。
纲吉在心底无奈的低叹一声,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该吃早饭了,可以给你煮你爱喝的咖啡哦。”
眼见Reborn还有追问的意思,纲吉对他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来。“Reborn我都被你踹的闪了腰起不来了。”
天知道看到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露出这种撒娇般的表情会是什么感觉,哪怕这个人的颜值很高,Reborn嘴角抽了抽,却还是下意识的伸手将人抱着拖上了床。
“别露出这种表情来,恶心死了。”
虽然这么说着,他仍是小心的给纲吉揉起了腰来,至于之前的问题早就忘到了不知道哪里去。
感谢美好的习惯,转移注意力这一招永远都有用。
纲吉懒洋洋的靠在Reborn的怀里,感受着腰间不轻不重的力道舒服的眯了眯眼。他伸手摸了摸环在身上的手臂,掌心下的肌肤早就没有了年轻时的弹性,难看的老人斑好像又多了些,皮肤下残存的肌肉随着动作收紧,让他忍不住又捏了捏。
这是他们相遇之后的第三十八年,早在几年前就将一切丢给了年轻力壮的第十一代的前彭格列x世微微仰头,看着这个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寻找他,即使认不出自己也仍旧下意识心软了的人,温柔的勾起唇角。
他的老师所走过的时间要比他多了太多,他想,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长久的寿命和永远的青春不会存在于人类的身上。纲吉抬起手摸了摸Reborn的脸,看着那即使老了也仍旧带着几分别样魅力的脸,忍不住凑近了轻轻亲吻。
真是一个帅老头,不是么?




标题无意义纯粹顺口
脑补了下老年痴呆了的……
解除诅咒后一直双倍生长速度的r
50+的纲和70+的r
纯粹兴起随手写,不打tag

@千本御 

这可能是一辆车


01.也可能是一个坑




内容如题。
不知道会不会和谐所以还是链接吧。

烂梗,狗血有,ooc有。


 @千本御 
好困睡觉
http://www.jianshu.com/p/766d3057a26a

咖啡,牛奶,巧克力








“Reborn你知道么,你的身上有一种味道,特别的……好闻?”
纲吉的手搭在椅子的靠背上,将Reborn困在自己和椅子的中间,在随手将对方手中空掉了的咖啡杯拿走放在桌子上后,他以一种侵略性的姿态俯下身,目光黏在Reborn微分的,线条锐利的薄唇上,
他知道它并不如看上去那般冷硬,相反,它是温热的,柔软而又迷人。
过近的距离使得呼吸都交织在一起,奇特的,仅仅只在Reborn身上闻到过的味道让他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换来对方挑眉询问的视线。
“什么味道?”
“——醇厚,微苦的味道,却又十分甜美。”
“大概是咖啡。”
“哦不,Reborn我不会连咖啡的味道都分辨不出来。”
Reborn又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的哼笑一声。





“过来。”
青涩中带着几分沙哑的嗓音低低的响起,处于变声期的关系让他变得不怎么愿意开口,Reborn半跪在床上对着纲吉伸出手,带着几分不耐的用命令式的口吻叫他过去。
自窗口照进来的月光正好落在他的身上,少年过于纤细的手腕在明亮的月光下泛着瓷白的光,有一种一折即断般的错觉。
纲吉有些迟疑的,却仿佛被蛊惑了一般走了过去,他站在床边,一时间竟有了些手足无措的感觉,这在近几年来已经是完全没有过了的事情。
事情有些脱离了控制,他甚至想不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此时此刻他全部的注意力和自制力都用在了Reborn的身上,而对方却彻底无视了他的忍耐。似乎是不满于他犹犹豫豫态度,Reborn最后的一丝耐心消耗殆尽,伸出的手直接拽住了纲吉的领带,以一种完全不符合他此时外表的爆发力轻而易举的将纲吉给掼在了床上。
“这种事竟然还要我教,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你。”
Reborn抬腿跨坐在纲吉的腰间,他并不担心纲吉会反抗,微凉指尖触上温热肌肤,手指按压着最为致命的地方,薄薄的肌肤下是充满了鲜活生命力的脉搏,最初的慌乱过后,冷静下来的纲吉以一种全然信任的姿态安静的躺在Reborn身下,任由Reborn用他那惯于夺命的手在他颈间轻触。
越是剧毒的花朵越是迷人,最极致的危险往往伴随着最为致命的诱惑,明亮的月光自身后洒落,Reborn背着光,将表情掩藏在阴影里,纲吉抬眼看过去时,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光影。
他是不会反抗的,是习惯抑或是其他的什么,他们二人都心知肚明,哪怕此时Reborn直接划破那层脆弱的肌肤割开动脉,在鲜血喷涌而出的窒息下,纲吉大概也只会去问一句为什么。
衣料的摩挲声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尤为清晰,随着衣服散落露出的是青年健康有力的身体,温热的肌肤贴在掌心上,让解咒后总是畏冷的身体忍不住靠的更近。
恍惚间有种时空倒转的错乱感,纲吉模糊的想着,身体却诚实的给出了回应。他抬手扣住Reborn的腰侧,隔着薄薄的衬衫却仍旧能够感受到对方那偏低的体温,Reborn现在身体的年龄大概是十四五岁,快速抽长的体型使得他的身体状态其实相当的糟糕。纲吉的手无意识的滑动着,直到掌心的触感从柔软的布料变成了微凉的肌肤,他才察觉到他的手已经从Reborn的腰侧转移到了光裸的大腿上。
相对于只穿了一件衬衫的Reborn,仅仅被扯开了衣襟和腰带的纲吉却莫名的有些手足无措起来,简直就像他还是当初的那个毛头小子一样,被自己的家庭教师欺压的不能翻身。
然而事实正好与之相反,24岁的沢田纲吉和外表14岁的Reborn,他占据的是绝对的优势。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随着Reborn俯身凑近的动作,模糊的面容逐渐放大变得清晰起来,而随着距离的拉近重新又变得模糊,纲吉舒了口气合上眼,感受覆到唇上的柔软触感,有些无奈的想着。
有些习惯,怕是一辈子都改不掉了。




午后的时光静谧又安然,没有堆积的文件和吵闹的守护者,首领的办公室里只有轻缓的呼吸声和咖啡煮沸的声音。纲吉的手指有自己的意识般径直拿下了Reborn的高沿礼帽,指尖勾着它转了一圈,轻巧的丢在了身后的桌子上。
Reborn安静的看着他,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大概也只有沢田纲吉这个人,可以得到他近乎纵容的态度。
“我记得,当初为了教你品鉴咖啡名酒这些东西,可很是费了我一番工夫。”
“……结果是好的不就可以了么。”温柔的笑意崩裂了一角,对于自家老师毫不留情的拆台,他无奈的露出了一丝只在这个人眼前才会显露出的困窘。抬手勾起怀中人耳边蜷曲的鬓角,纲吉饶有兴趣的看着它抻直后又弹回去,温暖的手指插进Reborn的黑发中,指腹揉按着敏感的发根,感受着对方偏硬的短发扎在掌心带出微痒暧昧的触感。
“品鉴这一块,我学的最好的其实是品尝……吧?”蜜色的眼底漾起几分笑意,他对上Reborn陡然锐利起来的视线,笑的恶劣又满足。“毕竟是老师亲自教导的啊。”





故事就该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刻。
正义的主角打败了最终的boss ,解决了本该无解的难题,在一片欢呼声中将他小小的家庭教师紧紧抱进怀里,带着尘埃落定后的庆幸。
这次换我来等你长大。





纲吉漫步走在街头,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几十年的时间早就将一切都打磨的面目全非,他的悠闲和周围行色匆忙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偶尔会有人疑惑的停下脚步看他一眼,奇怪于这位老者在烈日下散步的行为。而他仍是不紧不慢的走着,唇角甚至带着一抹温暖的笑意,丝毫没有打算找个去地方躲避一下那称得上毒辣的阳光。
随着暖风送来一缕微不可查的熟悉味道,像是在滚沸的咖啡里加入了醇厚的巧克力和顺滑的牛奶融合在一起的滋味,是陌生却又熟悉的味道。身体比意识更快一步的迫使他停下了脚步,纲吉站在原地,眼底浸出的笑意还来不及浮起就消散了,他的目光落在前方拐角处那一间小小的咖啡厅里,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进去。
记忆有时候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他点了一杯Espresso ,却并没有打算喝的意思,只是将一旁特意要的牛奶和巧克力丢进去,一边搅拌着将它们混合在一起,一边放空了思绪。
他记得他的老师那蜷曲的独特鬓角,万年不变的黑色西装,绿色的蜥蜴在帽檐间吐了吐舌头,锐利的视线在扫过来的时候,会不易察觉的柔和几分。
他应该是十分俊美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优雅迷人的味道,就像他所钟爱的Espresso那般香醇。
然而回忆褪色成了斑驳破碎的老旧画面,回忆的越多便越发现,本以为永不会忘的容颜早就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渐渐模糊,唯有记忆深处的那个味道竟是鲜明如初,始终不曾遗忘。





人这一生总是要经历许多事情。
无法预知的相遇。
不可避免的离别。





“……真要说的话,大概是咖啡和巧克力混在一起的味道吧。”坦然承受着Reborn的视线,纲吉思考了下回道。“也许还有牛奶的味道。”
他终于不再满足于这横亘在肉体间的微小距离,温热的唇覆了上去,湿热舌尖顺着毫不设防的齿列探进去,卷起那难得乖顺的舌纠缠。
微苦的滋味自舌尖散开,纲吉眯眼迎接着对方突如其来的反击,将这带了几分温存的吻变得激烈起来。
“……也许原本只是Espresso的味道,”Reborn懒懒的靠在椅背上平复着略带急促的喘息,舌尖下意识的舔了舔被吮吻到发麻的唇瓣。“我好像没有说过,在你身边的时候总是能闻到一股甜甜的奶香,也许是巧克力味的?”
“简直能溺死人。”





如果一个人对你富有吸引力,你会莫名闻到对方身上独特的味道,并对此记忆深刻。










严重ooc的感觉?
完全无法预计自己写了什么。
之前从文档里翻出来的东西,零零散散的几段,基本是想到什么写什么,由于翻出来的时候文档里也是无法完整阅读的段落,只能改了改然后开始补充。
其实本来是想要开车了的,可是写着写着就犯懒了。
而且因为写的时候的不连贯性看起来总有种将几个段子生搬硬凑在一起的感觉。
会出现少年r还是因为最近吃的粮啊,本来想写的是一种反差感,纤细单薄的少年r以一种完全压制的姿态,在将主导权紧紧抓在手中的同时,艰难却执拗打开身体,主动将自己最柔软的部分送上去。
按照这么说的话,反过来的话,少年Rx青年纲吉也很好吃啊。

@千本御 
本来想写别的肉了的,结果竟然是这种东西的,唉,越发觉得自己咸鱼到翻不起身了。

恋爱作战GAME





该游戏以家庭教师为背景,时间线为十年后平行世界,你的选择会直接影响接下来的发展,请慎重。



午后的阳光温暖到有些刺目,在将一直在指尖转动的钢笔丢到桌子上后,清脆的敲击声打破了僵持许久的气氛。放松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感受着这几乎称得上三堂会审的架势,泽田纲吉忍不住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角。
早就在他20岁正式接手彭格列的时候,九代目和他的父亲泽田家光就有催促他尽快找个女朋友的意思,可他暂时还没有那个想法,而一路一起走过来的小春或者京子,他心知自己对他们的感情其实并没有掺杂爱情的成分。
“这件事真的不急。”叹了口气,他看着眼前一脸爽朗笑容却寸步不让的父亲,心知这次肯定是逃不过去了。
拖了好几年的事情终究还是被彻底重视起来,现在的情况已经由不得他拒绝了,毕竟现在外界甚至猜测起了他是否有何隐疾,亦或者是········
带着几分求助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纲吉看着端着咖啡丝毫没有关注这里的Reborn,一丝晦色自眼底闪过。
“怎么可能不急,你听听外面都是怎么传的!”浓眉皱起,泽田家光满脸不赞同的驳回了纲吉的话。“如果你真的对京子或者小春没意思的话,可以在同盟家族里找几个中意的相处看看。”

自家儿子是最好的,进入傻爸爸模式的泽田家光十分自信的想着,越发觉得自己刚才随口说的话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哪怕先找几个情人也是好的,至于自家儿子是否真的有一些不能言明的隐疾——彭格列的医疗部不是摆设,没有什么是会比首领的身体更重要的了。
这么想着,他察觉了纲吉目光的落点,并顺着看向了一旁的Reborn,然后像是猛然想起什么的一拍手。
“我就说忘了什么,作为纲的家庭教师,你是不是该给点建议啊,Reborn。”
似乎在专注的品尝着咖啡的Reborn闻言抬起头,目光透过压低的帽檐落在纲吉的身上,丝毫没有将注意力分给家光的意思,他将手中的杯子放下,抬手摸了摸安静趴在帽檐上的,列恩垂落的那一小截尾巴。
“我的建议?”
Reborn的目光和纲吉的撞在一起,幽深的黑眸望进蜜色的眼底,似乎是想要将那隐藏在深处的一些东西都给挖掘出来一般,他停顿了下,给出了三个选择。


「尝试与小春或是京子交往」
「由沢田家光在同盟家族里挑选合适的人选安排接触」
「近期举办晚会,邀请同盟与中立家族适龄少女参加」














@千本御 一个,之前玩你推得那个小游戏所产生的脑洞,选一个吧。
起名废
咸鱼如我,写不出好的粮啊,蹲在冷cp下瑟瑟发抖,有种身边都是大大只有自己最废材的感觉。哭泣.jpg
就不打tag了,因为不一定是里纲或者纲里呢,写东西我倒是一般喜欢写纲里
觉得该好好研究下怎么写东西了……但是好懒





如同做过无数次而变得娴熟的动作,纲吉将煮好的咖啡放到桌子上,熟悉的,微苦醇厚的香气弥漫开来,升腾而起的雾气扰乱了视线,透过水汽看过去,纲吉微笑的看着男人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虽然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他就是知道对方很满意这个味道。
小小的茶几隔在二人中间,明明是一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纲吉却只是坐在那里,目光贪婪的凝望着眼前的人。
似乎是品尝够了咖啡,也可能是总算注意到了那道灼热的视线,Reborn抬眼看过去,目光自纲吉身上一寸寸抚过,看着对方完全成熟起来的面容低声开口。
“最近如何。”
似乎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毕竟他的老师可从来不会是喜欢听他废话浪费时间的样子,虽然这么想,纲吉却仍旧认真回忆了一下,回答道。
“当然,一切都很好。”
“你该对你的学生有点信心,要知道我可是你一手教出来的,这么多年了我如果还坐不稳这个位置的话一定会被你用枪顶着教训的吧。”带着几分抱怨和炫耀的开口,纲吉暖棕色的眸子里漾起的是最真切不过的笑意。
他的目光片刻都不肯从Reborn的身上移开,在发现Reborn并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时就继续说了下去。
“你走之后巴吉尔接替了你门外顾问的位置,他做的很好,但是我唯一认可的门外顾问只有你,你知道的吧。”
“爸爸一直带着妈妈满世界的跑,说是要圆环游世界度蜜月的梦,大哥生了个女儿,还给我当了教女。”
“你肯定猜不到,狱寺竟然和小春在一起了,现在过得也挺好的,还有山本,他……”
就像回到了很久以前的少年时期,他不再是那个沉稳老道的黑手党教父,而是青涩稚嫩不知该如何表达的少年。他只能将想得到的事情一件件说出来,那些他所经历过的,Reborn没有参与其中的事情。
就好像这么做了,就能将那块空白给补上一般。
“我对他们没有兴趣。”
突兀响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Reborn将杯子放下,抬眼看过去。
“我想知道的是你。”他的目光直直的望进纲吉眼底,黝黑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探寻。“你过得怎么样呢?”
纲吉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话未出口就哽在了那里。空气突然就安静下来。他沉默了很久,直到咖啡的味道伴随着雾气一同散去,眼前早已经没有了那抹黑色的身影。
他伸手端起对面分毫未动的咖啡,一口口将冷掉的液体吞咽下去。
“……我过的不太好,但是我不想你担心。”







@千本御 

唉我写的什么哦……

反正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不在乎别的,我在乎你。

人总是要长大的,生,老,病,死。
离别。

虽然没有谁能永远在一起。

但是我想,还在一起,就陪着你。

让你撒娇,改一改你的小脾气。

你别难过,不要不开心,要好好的。

然后,如果以后不在一起了,也要好好的。


日常小事




03.语法







Reborn黑着脸斜靠在宽大的办公桌上把玩着他的爱枪,而坐在办公桌后的纲吉则战战兢兢的一边偷瞄着他一边小声的在念叨着什么。
然而即使再小的声音也瞒不过他近在咫尺的家庭教师,Reborn终于耐心耗尽般的轻啧一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满脸不耐的转身绕到办公桌后面,抬手扣住了想要逃走的人的肩膀,他看着纲吉那一脸我命休矣的表情,怒极反笑般的俯身凑近了对方。
“还是不对,蠢货,果然还是得我亲自帮你纠正么?”
“不……”
拒绝的话被堵了回去,湿热的舌尖毫不客气的撬开他紧闭的齿关探了进来,有力的手指捏在他的下颌上不留给他丝毫挣脱的机会,浅淡的红色自耳根处迅速的蔓延到脸上,纲吉微微瞪大了眼看着Reborn,由于过于接近的距离,他只能看到那双幽深的黑眸,却看不清其中的情绪。
“专心点,来跟我念……Tesoro.”
舌尖放肆的在人口中扫荡了一圈后就退了出来,Reborn微微后撤了几分留给纲吉喘息的余地,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被蛊惑般的,纲吉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
“……Tesolo.”
“又错了。”
叹息一般的声音,却意外地没有了怒意,Reborn重新覆上纲吉的唇,舌尖探进去勾起对方的纠缠起来,扣在纲吉肩膀的手逐渐移动到后颈,随着亲吻收紧手指揉捏着,直到被吻到几近窒息的人挣动起来后方才收敛几分,舌尖留恋的在他唇上轻舔了下,Reborn再一次开口。
“我的名字?”
“……Reborn.”
“刚才的单词。”
“……Teso…ro.”
急促的喘息着,纲吉只觉得舌根都被他吮的发麻,下意识重复的话都带着颤抖的尾音。
“很好,再说一次。”
“Tesoro.”
深吸口气,纲吉舔了舔微肿的唇依言重复了一遍,他看着他的老师,却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只能犹豫着继续说道。
“TiAmo.”
Reborn明显的愣了下,随后伸手将纲吉拽进了怀里,随后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总算说出来了啊,蠢纲。”
“听好了,我只说一次。”
“TiAmo.”



@千本御 

好难啊……

日常小事


02.吻




濡湿的吻很快的将周围的气氛点燃,Reborn扣在纲吉后腰上的手收紧,舌尖探进对方口中勾出无力躲闪的舌轻咬,逐渐加深的吻在给对方适应的时间的同时也在诱导着他主动攀附过来。
要窒息了……
纲吉模糊的想着,环在对方颈间的双手却下意识的用力收紧,在亲吻的间隙自喉间溢出小动物般的呜咽声,还没学会换气的他在越来越重的窒息感中有了推拒的动作,而他的老师却变本加厉般的,在他晕厥过去的前一刻才放过他,意犹未尽的在他红肿起来的唇上舔了舔,有力的手臂扣在他的腰上防止他滑落下去,带着一丝笑意的开口轻讽。
“连换气都不会的蠢货。”
“……”大口的喘着气,纲吉根本没工夫去反驳他的话。
“看来从今天开始,你要学习的课程又加了一项。”
Reborn松开手,看着纲吉有些不稳的晃了晃,在他喘过气来后继续说道,而听到这句话的十代首领,脑海里疯狂的拉响了警报。
可惜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是什么?”
“调情。”
“咦咦咦咦咦——?!”
“总不能以后在外面传出我们的首领是个连接吻都做不好的蠢货”







@千本御 

日常小事








01.关于吃醋




掌心紧贴着的是不同于往日的温软肌肤。
女子特有的柔软紧贴在胸口,不是以前所偏好的那种胸大腰细的典型意大利女子,反而是纤细小巧的东方少女。修身旗袍勾勒出柔软细致的身段,下摆的分叉开的很高,随着她跪坐上来的动作衣摆滑动到一旁,露出纤细脚踝和紧张的蜷起的脚趾,白嫩嫩的长腿和隐约可见的粉红色布料。
Reborn懒洋洋的靠坐在属于他们的沙发上,任由怀中人小心的去解他的衣扣,领带散开,严谨的扣到第一颗的扣子被一颗颗解开,露出下面凹陷的锁骨和紧实的胸膛,墨色的长发垂落在耳畔和他的短发混在一起,相比于怀中人的紧张,他只是悠闲的看了眼时钟,随后确认了什么般笑了一声。
“动作快点宝贝儿,不然时间可不够了。”
催促般的开口,他抬手将手指插进怀中人柔软的发间轻按,微仰头将少女按进怀中,小巧的胸脯贴着胸口轻蹭,随着她在颈间锁骨吮出暧昧红痕而低低的喘息。
敏锐的听觉忠实的为他转达着门外的动静,他很期待门被推开时对方的表情。
你是否会喜欢这个回报呢?
我的爱人。





看出来了是谁了么。笑起来


@千本御 


愿赌服输

唉,随便摸鱼,昨天半夜翻到一位超好吃的太太,可惜好久没有新作了……
这对是真冷,虽然我吃双向,但是懒如咸鱼,而且写不出那么激情的东西啊。
好想吃粮……

ooc有,自从有了媳妇,写出来的东西越来越不正经了。

http://www.jianshu.com/p/e71a96f45d16